预糊化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预糊化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温州钱殇,悬念还将持续多久

发布时间:2019-03-14 00:11:25 阅读: 来源:预糊化纤维厂家

【-鞋世界导刊】温州,这个国内民营经济最为活跃的城市,因为不断传出企业老板“跑路”和“跳楼”,而一时间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关于其背后的诸多金融现状也渐渐地被推到我们眼前。

魂断“续贷”

近些年来,因为房地产的暴利吸引,再加上制造业的利润不断被削薄,包括鞋企在内的很多制造型企业开始不务正业——放弃实业,进行房地产投资,或者专门从事放贷,赚取息差。 今年7月,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的监测报告显示:温州约20%的民间借贷资金最终流向房地产市场。据保守估计,温州直接或间接进入房地产市场的信贷资金至少占了贷款总量的1/3,而且50%以上的贷款以房地产作为抵押保全品。

房地产的超高利润,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炒房团的行列,钱不够,就向银行贷款,或者民间借贷。但随着中央对房地产市场不断加大的调控措施,房地产市场的热闹程度开始呈现下滑趋势。资金回笼受阻,银行贷款到期,唯一的办法就是先向民间集资的地下钱庄短期借贷(一般月息在3分到6分之间,甚至还有更高,例如借款100万,一年之后,连本带利还款在136万到172万之间),先填补上银行的窟窿,然后再利用银行的续贷,再去还短期的民间高息贷款。“还后续贷”在温州是种很常见的资金腾挪方式。

但随着人民银行不断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信贷紧缩等措施的发布,在今年7月份后,各商业银行也为了防止中小企业倒闭潮和民间借贷风险,已经开始抽资、不续贷或者提高利率,所谓“还后续贷”已不可能。

中小企业的两难处境

对于中小企业来说,一方面银行贷款难,不得不支付超高利息向民间借贷。巨大的民间借贷市场和暴利,让温州89%的家庭或个人、59.67%的企业参与其中。对于中小企业来说,不向民间贷款的话,是等死,而向民间贷款的话,虽然能苟延残喘等待转机,但资金链的断裂也是迟早的事。因为你的赢利规模远远赶不上所需偿还的高额利息。

其实,我们退回一步想,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即使他们能得到银行的贷款,那么我们不妨来看看,企业实际的贷款利息已经达到了15%-20%,而对于一般的企业来说,其利润率还不及10%,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企业老板对实业失去信心的根本原因。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李子彬认为:要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不能光靠银行,中小企业规模不等、业态不同、发展阶段不等,全靠银行解决融资问题并不合理。

国际上看银行贷款仅占社会投资总额的30%左右,而中国企业的融资途径太少,全挤到银行门口去,银行有限的资金无法满足社会投资的需求,应大力发展债券市场、产权交易市场、私募股权基金、股权融资等其他融资渠道。

“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增加居民收入,为小企业减税是当前最直接有效的政策。”李子彬说,政府应对小型、微型企业和成长型高科技企业实行差异化税收政策优惠。优惠形式也要多样化,比如直接减免、降低税率、加速折旧、设备投资抵免、放宽费用列支等多种优惠形式。

全民“炒钱”

随着国家控制通胀流动性不断收紧,一部分企业由于赢利能力下降,又拿不到银行贷款,所以只能向民间借贷;而另一部分企业却利用银行的信贷资金,直接进行民间放贷,以求快速高额的利润来弥补企业的赢利不足。这些都造成了民间借贷的空前活跃,温州进入了疯狂的全民“炒钱”时代。

民间借贷的利息不断被推高,月息5分的还是常态,甚至有月息1角5的,一年下来,利息却要比本钱还高出80%。如此高的利息,制造型企业是万万支撑不起的,唯一的资金出路只有高回报高风险的房地产业和赌博业。而这些又加快了企业资金链的断裂,跑路成了唯一的选择。

民间借贷的钱从哪里来的?

温州民间资本本身就非常活跃,据相关权威部门的估算,温州民间资本达6000亿以上,而民间借贷的规模在民间资本总量的1/6左右,且相当于温州全市银行贷款的五分之一。其资金来源主要是民营企业和普通家庭的闲置资金。这些钱当中,用于一般生产经营的仅占35%,用于房地产的占20%,停留在民间借贷市场上的资金规模高达40%(440亿元)。

在银行信贷资金收紧的大情势下,这些逆势活跃的资金来自哪里?

温州市金融办估计,“当地的民间放贷资金中,来自本地企业的资金占30%,当地居民闲置资金占20%,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地的资金占20%,其中部分资金可能是通过银行个人贷款的渠道间接流入了民间借贷市场。”但很多金融界人士普遍认为,如果没有商业银行和国有企业的资金池支持,民间高利贷市场未必能掀起巨浪。

例如商业银行名目繁多的各种理财产品和信托公司发行的信托产品成为变相的高利贷产品,国有控股企业利用信贷优势普遍当起了资金掮客。

银监会的数据显示,最近一年多来,银行表外资产暴涨,仅理财产品一项,今年上半年规模即已达8.5万亿元。在收益率上,银行理财产品回报率动辄5%—8%,而信托产品年利率更是上涨了50%,突破20%。如此高息揽来的资金惟有进军民间借贷市场,方能覆盖其财务成本。另外,包括铁道部在内的部分大型国企,旗下普遍设立财务公司,对银行债务“统借统还”,银行对信贷资金流向的详尽监管因此形同虚设。在今年民间借贷利率飙升的背景下,部分国企资金以种种方式,或明或暗地涌入民间借贷资金池。

在如此疯狂的“炒钱”热潮中,个人、制造型企业、融资性担保公司、小额信贷公司、典当行、寄售行业以及各种投资公司、房地产公司、银行等构成了整个民间借贷盘根错节的利益链。并且每个利益链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各利益链之间又构成了某种利益交错。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会使整根利益链分崩离析,进而使整个民间借贷局面逐渐瓦解。


可怕的不是民间借贷,而是断链后的恐慌

“其实,民间借贷在各国都有不同形式的存在,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对正规金融系统拾遗补缺。但是如果短时间内过于活跃,那就很可能预示着金融动荡为期不远。”

数量型货币的急剧调整,令银行的借贷业务大规模萎缩,并向大企业倾斜,中小企业受害颇大。另外,“基准利率未随着经济环境的改变而做出适当的调整,导致资金的价格信号失效,民间利率与政策利率脱节。体系外融资活动剧增,说到底是银行中介功能弱化的结果。当然,房地产市场的炒作和不规范,带来了需求方的问题。而民间借贷的灰色性质,又导致了监管上的盲点。”一部分分析人士认为,“温州等地出现的高利贷乱局,是货币困局下的畸胎,市场扭曲下的金融乱象”。

不断抬高利率的民间借贷,危险系数也在不断地升高,整个利益链变得越来越脆弱,不断传出的企业老板“跑路”消息,对整个民间借贷的崩盘起到了无法估量的催化作用。银行的压贷、供货商的催款等让企业的资金链绷得越来越紧,人心的恐慌必然会发生群体挤兑的局面,这使得本来就摇摇晃晃的民间借贷崩盘加速,也再一次掀起企业倒闭潮。

制度层面上的改革措施

随着10月4日,温总理南下与地方政府紧急磋商解决方案,虽然危机暂时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止,但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需要从金融制度上进行相关的改革举措。

很多专家也认为,应该放松金融管制,给予民间资本合理合法的出口,并逐步消除利率双轨,并且呼吁尽快出台《放贷人条例》,允许符合条件的私人办理银行业务。

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副研究员张茉楠认为,“消弭二元分割的落脚点应该将其置于推动金融改革、优化全社会融资结构和改善中小企业融资环境的大视野中加以通盘考虑,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由市场资金供求决定各种利率水平的市场利率体系,才是促进中国经济金融转型的根本之道。

经济学家马光远先生也认为,是该放开中国金融垄断的时候了,是该让大量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的时候了,也是该让民间借贷合法化的时候了。目前中国银行业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应该降低金融业的现状,我们也有承担这种风险的能力。现在,中国的很多银行还可以靠政策扶持的存贷差吃饭,未来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推动,银行的盈利空间肯定大大降低。到时候,再开放金融业,恐怕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时机选择。

水吧服务员制服定制

DJ经理服装

北京定做棉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