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糊化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预糊化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一教授跟女生网聊被认定性骚扰扣9个月工资《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1 22:40:26 阅读: 来源:预糊化纤维厂家

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一起狗血的教授性骚扰案最近都被《自然》和《科学》杂志报道了。主人公奥特(Christian Ott)是加州理工学院的一位年轻天体物理学家,他最近因遭到两位女学生的“性歧视与性骚扰”指控被学校停职。

奥特教授做了什么?他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他的一位女研究生克莱斯(Io Kleiser),还为她写过86首情诗。

最后,奥特担心学生可能利用他的感情不好好工作写论文而解雇了这名学生。就在教授纠结于对克莱斯的情感同时,他还和另一名女研究生萨拉(Sarah Gossan)倾吐自己对克莱斯的爱意,线上聊天保持21个月之久。最后,两名女生忍无可忍,向校方举报投诉此事。

奥特教授的个人页面

加州理工学院

明星教授被停职

据悉,加州理工学院给奥特教授的处罚清单是:停发9个月薪水,这段时间里他不得进入校园,他和博士后研究人员的交流要接受监控,在回归校园前必须接受校方所谓“复职培训”。

当然不少人也对这般惩罚唏嘘不已,毕竟奥特教授曾是学校的“学术新星”,年仅38岁就拿到了终身教职。奥特教授的个人网页(http://www.tapir.caltech.edu/~cott/)显示他是独立研究员,获得两笔来自国家自然基金的资助,其中包括一项杰出青年基金项目(NSF Career Award)。不过,校方没有剥夺奥特教授在研究方面的权利。

面对BuzzFeed新闻的采访,奥特教授拒绝回应了大多数问题,表示此时不能对此事发表言论。不过,奥特教授否认自己背负着“让某研究生被解雇”的责任。他说:“在加州理工学院,学生不会因为一个教职员工的决定就被解雇。当学生出现问题时,很多教职员工会介入其中,共同解决问题以确保学生利益不受侵犯。”

但另一方面,两名当事人,克莱斯和萨拉却向BuzzFeed新闻坦言她们对校方做法感到失望,因为校方没有开除奥特教授,而采取“复职”的方法允许教授继续与学生共处。

解雇了最心仪的女学生

2012年,22岁的克莱斯来到加州理工学院,那时她既要应付繁重的课业,又要完成奥特教授布置的研究任务。回忆那段日子,她说:“我就想喘口气。”

奥特教授也开始在深夜时和克莱斯聊些工作之外的内容,比如推荐克莱斯读查尔斯·布可维斯基,或是听莱昂纳德·科恩的音乐。但同时,奥特教授又会质问克莱斯为何不能在研究中投入更多时间,并质疑她的研究积极性与时间分配能力。

2013年秋,克莱斯告诉学校领导自己不能和奥特教授相处良好。不久,奥特教授说要和克莱斯见上一面。据克莱斯的回忆,当时在咖啡店里,奥特教授说他不想和她一起研究了,这意味着克莱斯必须再找一位导师来完成自己的研究生学习。

突然的改变让克莱斯措手不及。她根本没想到眼前的导师对她有了特别的感情,只能想到自己工作做得不够。

五天后,大约凌晨1点时,奥特教授给克莱斯发信息说:“在所有学生中我最在意你,但我失败了”“我的问题是,我不想身处强势那一方,但事实上我是”。

向另一位女生坦述心迹

与此同时,奥特教授也开始在网上和另一位女学生、23岁的萨拉聊天。据萨拉的描述,奥特教授坦言自己爱上了克莱斯。“之所以解雇克莱斯,是因为奥特教授担心克莱斯会利用他的感情而不好好工作。”萨拉告诉BuzzFeed新闻说。

有一年半多的时间里,奥特教授不断给萨拉发讯息,有时已深夜,有时他甚至喝醉了。他说起自己无法放开对克莱斯的爱,还谈及过去的关系、与学生们的感情。

萨拉也同情奥特教授,也会向教授倾诉自己的焦虑、暴食症、男朋友。2014年1月,奥特教授写给萨拉说:“我很开心我有这么一个理智、能和我交心的女学生。”

“你会因为我喜欢上自己的学生,认为我是一个阴暗的人吗?”之后奥特教授还问萨拉,“我想我可能真的很容易喜欢上自己的学生。”

就在这样的对话后,萨拉开始感觉不对劲。她宁愿在家做研究,也不愿意去学校实验室。她开始把自己的聊天状态设置为(奥特教授)不可见。

而萨拉还感觉奥特教授对她的工作要求更严厉了。“当我说‘我做不到每周工作80小时’,他说那我就别想在学术圈混。”萨拉回忆说,“我来学校是为了做研究,他一步步让我感觉自己毫无价值。”

去年4月,萨拉开始意识到她和奥特教授关系恶化已经影响了她的工作和生活。在一次纪念爱因斯坦的会议上,两人发生了争执。两天后,萨拉换了导师。大约一个月后,她向学校里负责解决性别平等问题的第九办公室(Caltech’s Title IX office)投诉了奥特教授。

此时克莱斯也已换了导师,但一直因为被莫名解雇感觉沮丧。直到去年6月4日,克莱斯被第九办公室的调解员叫去,并看到了奥特教授为她写的86首情诗。

调解员告诉克莱斯,她可以加入萨拉的投诉。于是,两个女生当晚就碰面了。克莱斯给第九办公室邮件说:“加上我的名字。告诉萨拉,我要疯了,我将不惜一切代价。”于是,就有了后来教授被惩罚的故事。

现在,克莱斯搬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继续研究工作,萨拉则继续呆在加州理工学院完成学位。而奥特教授呢,据说今年7月1日就可以回学校了。

据《科学》杂志1月12日报道,其实加州之前也有高校教授性骚扰的案例。此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天文学家马尔西(Geoffrey Marcy)被指控在2001年至2010年间曾性骚扰女学生,但当时校方仅仅给了马尔西一个警告处分,以至于校方险些被口水声“淹死”。最终,马尔西还是自己辞职了。

加州理工学院数理天文系主任菲奥娜(Fiona Harrison)对此评论说,此番加州理工学院采取了不同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措施,主动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3d飞车漂移破解版无限

长城荣耀版

醉计三国最新版

CS反恐精英世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