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糊化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预糊化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8-(XINWE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0:44 阅读: 来源:预糊化纤维厂家

“要不,我带你去找娘亲!你娘亲在哪?”天姩云不知为何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

“真得吗?太好了!爹爹从来都不说娘亲在哪的?”

夜启天垂头,一脸的委屈。

他要是知道娘亲在哪,早就去找她了!

见他情绪低落,天姩云忙摸摸他的头。

这种亲密动作,不自觉地做起,让天姩云自己都觉奇怪,什么时候起,竟对一个孩子有了牵挂。

“你爹爹跟你娘亲吵架了吧!”天姩云安慰他道。

这一大一小的两人聊得正嗨,却没发现树后的那抹红影。

紫樱回到魔宫就跑去向夜雪阑禀报,说是夜启天被人抓走了,夜雪阑听闻后,顾不得闭关养伤,火急火燎地寻了来。

看到眼前这对母子,夜雪阑眸光晶亮,唇角不时露出一丝久违的笑意。

他所求的也不过就像今天这样的温暖,心爱的女人,懂事的儿子都在眼前,他虽不能前去抱住他们,但知她好好的活着,也就安了心。

“云儿!”夜雪阑喃喃启口唤着眼前的女人。

天姩云隐约觉得有人在唤自己,忙朝四下张望。

四周除了树,连只鸟都没有,却闻到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气息她想不起是什么?但这气息像深深烙印在她灵魂深处,让她怎么都挥之不去。

“爹爹!”夜启天眸光亮,瞧见了那抹红影,忙朝夜雪阑奔了去。

天姩云这才瞧见树后的人。

墨发如瀑,红衣如血,五官如刀削间俊逸的让人移不开目。瞳仁红艳如同红宝石,深邃而晶亮。只是面色煞白,看似有些虚弱。

天姩云身躯一怔,觉得这人好面熟,却想不起在哪见过,见他一身的魔气,忙将剑指向他。

潜意识里,她对他没有半点好感。

夜启天急了,忙伸手挡在夜雪阑身前,冲天姩云喊嘴道:“不要伤害爹爹!爹爹他受了重伤!”

天姩云没想到夜启天会出来阻拦,她怕吓着孩子,忙幽幽收起剑。

望着眼前的父子,天姩云发现,这一大一小两人的五官,竟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除了那双眼睛不同外。

夜雪阑的是红色的,而夜启天则是黑色的,大概是随了他的母亲吧!

如此一想,心口不由一窒。深像是什么东西,在心口处扎了一下。

夜雪阑望着天姩云万千思绪澎湃不息,见她看自己的眼神没了之前的恨意,有的只是全然的陌生。

心一时如刀尖在割剜。

他完全没想过,她会忘了他。

纵是想过千万种两人相遇的场景,却独独没想到再见面,她已忘了自己。连说个恨字,她都做不到了,这样绝然的相见,让他如同坠入冰寒刺骨的深渊。

“云儿!”夜雪阑终是抑制不住心里的思念,喃喃唤出。

天姩云见一个魔头如此深情款款地唤着自己的小名,一股怒意横生。

“你儿子不认得自己的娘亲,难道你也不认得自己的妻子!”

夜雪阑适才收回慌乱的思绪,没有直接回答天姩云,而是牵住夜启天的一只小手道:“又调皮了!”

“没有爹爹!她真得好像娘亲!爹爹,她是我娘亲么?”

夜雪阑身躯僵硬,儿子的话让他又痛上三分,望着天姩云像是石化了般,许久后才道:“启天,我们回去吧!”

夜启天发现自己的老爹神情不对,握着自己的手都在颤抖,隐约觉得老爹像在隐忍什么?望着对面的女人老爹眸里满满是深情,他敢肯定这女人八成就是自己的娘亲。

可是娘亲怎像不认得他们一样?她失忆了?

夜启天想来想去,小脑瓜想不通,干脆做了个大胆动作,挥开夜雪阑直朝天姩云奔去。

“抱抱!”夜启天嘟嘴卖萌。

天姩云潜意识里对夜启天没来由的喜欢,也就顺着他,将他抱起。

随知小家伙心眼多,一入她怀,两只小胖手一把圈住她的头,朝她脸上“啵”了一口。

“做我的女人吧!我喜欢你!”

他这大胆举动和言词,把在场的两个大人吓一跳。

夜雪阑俊眉蹙紧。

儿子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于是认准了眼前的女人是他娘亲,见自己半天无动静,又如此不干脆,他就替自己说了!汗!

夜雪阑一脸黑线,真想将这小家伙攥过来打屁屁。

天姩云脸上升起两朵红云,“那个谁,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这种话能让他随便说么!”

夜雪阑没想到天姩云会开口训自己,本来家庭教育是夫妻双方的事,可这孩子自打出生就没见过娘亲,他事又多,加上自打自断肋骨后给启天后,身体一直虚弱不堪,不定时的要闭关修养,这一来二去,小家伙就跟着他手下那帮混小子瞎混,说话自然不着边际。

“姑娘说得是!若是可以,姑娘不妨替本尊照看他几日!”

他干脆来个顺水推舟,不让儿子的苦心白费。

夜启天小嘴一龇,冲夜雪阑直挤眉弄眼。

老爹,真有你的,儿子我一定将娘亲拐回家!

天姩云瞧着这对父子,感觉自己像是入了套。

“喂!那谁,你自己的孩子自己看,我可没这闲功夫!”

天姩云生气地将夜启天拽了下来,那小伙极不情愿地揪住她的衣角,“哇”一声大哭。

他哭声极大,而且哭得有形,眼泪鼻涕一大坨,听得天姩云肝肠寸断。

算了,不就是个孩子么,犯不着与他这般计较!

心下一柔,又将夜启天抱起。

夜雪阑至始至终都没开口,一双红宝石般的眼眸早已眯成一线,眸里满满是这对母子。

她纵是忘了自己,但对启天仍有感情,这是不是好现象?

心里升起一股欣慰。

这时有几道身影相继寻了来。

“姩云!”宫香珏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就下界寻天姩云而来。

见她怀里抱着个孩子,身躯一怔。

这孩子怎么看都像一个人?

“这是谁家的孩子?”宫香珏伸手就要来摸夜启天。

夜启天瑟瑟身躯,充满敌意地望着他,两手紧紧揪住天姩云的衣裳。

“娘亲,他要杀我!”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一会还有哈!

锐凌LDG泥浆矿浆煤桨电磁流量计工业用水强磨损性电磁流量计

检查井生产厂家在线咨询立享优惠

大型哪有筛沙机设备多少钱一台

深圳市龙华区代做标书的公司写一份标书多长时间

镀铜船用保温钉焊钉不锈钢碰钉公司

淮北保检测PVC梅花管质量辨别方法

上海铝制品法国食品级测试要求

天津河北区二次供水设施清洁资质怎么办理

深圳福田模具今日行情

黑龙江七孔梅花管100规格常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