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糊化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预糊化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行走中的前半生OV模式如何对号入座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27:24 阅读: 来源:预糊化纤维厂家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已经进入下半场,罗子君工作顺利、小三恶毒嘴脸暴露,唐晶贺涵薇薇安爱恨纠葛,都渐渐水落石出。而在手机行业,OPPO、vivo的赚钱模式已经成为圈内楷模,得线下者得天下的道理给了当下单纯追求线上的投机者以警示,若要吃得开,渠道必须对。那么《我的前半生》和OV模式之间似乎也有互通之处,一起来看。

OV模式成功 VS 罗子君逆袭

若不是丈夫陈俊生突然提出离婚,呆在蜜罐子里的罗子君永远也不会知道做全职太太的危机,是陈俊生成就了罗子君走向独立。当然明眼的观众都能看得出,其实尽管罗子君在事业上有所成就,但这都离不开身边朋友的帮忙,一路保送,单凭她自己,估计怎么也得多干上三五年。所以,罗子君的逆袭告诉我们,一个强大的朋友圈有多重要。

最早发现陈俊生和凌玲的私情,毫不客气地警告陈俊生的是罗子君最好的闺蜜唐晶,唐晶对罗子君的帮助绝不是嘴上说说,而是行动力超凡。不仅如此,当罗子君萎靡在唐晶家一蹶不振时,是贺涵拖着她去了外企公司,让她明白自己的婚姻“不是天灾而是人祸”;罗子君一次次找工作碰壁时,是贺涵给了她当头棒喝,又推荐了靠谱的工作;在她重返职场不知所措时,又是贺涵一步步教会她如何应对职场麻烦、解决家庭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贺涵,就不会有“后半生”那个完全不同的罗子君。

那么OV模式上,其实,光凭OPPO和vivo,在渠道方面还远远不能做出现在的成绩,在OV的背后,也有像唐晶和贺涵这样的“神助攻”,帮助它一路打怪,而这个人并不是别人,正是OV老东家段永平和他的步步高。

OV借用了步步高时代的渠道共建模式和段永平的部分渠道,前员工和核心供应商成为省一级代理商,OV与省代交叉持股结成利益共同体,省代与二代以同样的方式结成利益共同体,共担风险共享收益,而渠道利益共同体可以保证手机稳定的价格体系,保证新产品上市6个月仍然不会降价,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互联网手机品牌上市3个月后基本都会有不同程度的降价。牢固的经销商利益共同体使OV在成功的路上更进一步。

另外,OV模式是从线上攻占线上,为了维持线下多级供应商的体系运转,无论是留足1000元的产品溢价,还是为保证产品量产和良品率使用成熟稳定的元器件和相对成熟的技术,互联网手机品牌都无法学习。

另外,OV模式是从线上攻占线上,为了维持线下多级供应商的体系运转,无论是留足1000元的产品溢价,还是为保证产品量产和良品率使用成熟稳定的元器件和相对成熟的技术,互联网手机品牌都无法学习。而且,对于中国手机市场来说,一三线城市市场和三四五六线市场是不同的,一线城市的互联网品牌扎不下三四五线城市去,OV产品上不来一线城市,所以OV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战略。

在这一点上,OV模式又和罗子君不谋而合,罗子君的起点比较高,本来就是有钱人的富家太太,即使离婚了,圈子没有变,所以在后边有经济适用男老金的追求,却最终没能都到一起,终究还是两人的生活不在一个档次上,一个开着桑塔纳,一个穿着成千上万的衣服,注定是不会幸福的。OV模式同样,对于一线的互联网市场有些陌生,而对于广阔的线下市场则非常熟悉,这才是OV模式应有的姿态。

厂商复制OV模式&OV模式印度复制 VS 罗子君复制唐晶&唐晶复制贺涵

《我的前半生》中,唐晶与贺涵的关系十分微妙,亦师亦友亦爱人,唐晶是贺涵一手培养出来的职场女强人,所以说,唐晶是男版的贺涵,唐晶在复制贺涵,这也导致两个几乎相同的人,最后结局总是不太好。

而离婚后的罗子君为了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即使之前过关了养尊处优的富太太生活,也还是得出来工作,这是在唐晶和贺涵的帮助下,开始变得独立,开始向唐晶这样的女强人迈进,准备克隆成下一个唐晶。

同样,在国内手机市场,想要复制OV模式的厂商大有人在,比如华为、小米。其中华为已经定下了在全球新开15000家华为零售店的目标,华为千县计划去年有消息称是完成了300多个县的布局。而且雷军也给小米定下了未来3年在中国布局1000家“小米之家”的“小目标”,或许在将来在很多OPPO店旁边不止有vivo,或许还会有华为有小米。

当然不光光是国内厂商在复制OV模式,而OV自己也将OV模式在广阔的印度市场进行了克隆。其中,OPPO 通过竞标,获得了印度国家板球队的赞助权。vivo冠名了印度板球超级联赛(IPL)2016年和2017年两个赛季,是继印度DLF集团和百事可乐之后,IPL历史上第三个总冠名商。vivo还冠名了“印度好声音”等娱乐节目。

可以看出,OV正复制中国模式,开始在印度疯狂砸钱,据了解,中国厂商OPPO和vivo今年将投入高达22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23.6亿)的营销费用,碾压韩国和日本竞争对手。粗略估算,两大品牌的这笔“战争基金”将超过三星、LG、Videocon和索尼的相关费用,划出的都是“大手笔”,期待OV能够“钱”到成功!

复制不了OV,如何超越 VS 罗子君被凌琳夺夫,设法扳回

《我的前半生》中,小三凌琳不动声色地将陈俊生从罗子君身边抢了过来,贺涵和唐晶曾带着罗子君去感受陈俊生是在一种什么样的环境中被诱惑,凌琳手段虽然阴险,但是罗子没有能像她一样不择手段地去挽回自己的丈夫,而是通过自己的努力,重新让自己的魅力光芒四射。

同样,手机市场中,谁也不能去复制谁,因为不会有第二个相同的自己,想当初乐视、魅族、360等学习小米,但终究没能干过小米,而华为也是一样,虽然想要发展线下渠道,但是在战略上还是不一样的。

华为走的是高端化路线,如果说国内市场中唯一一个可以和苹果相较量的那必须是华为。华为不仅在产品上高端大气上档次,而且在供应链上,也有自己的实力,比如麒麟处理器和华为强大的研发团队,高性能、精湛的材质工艺,让其它品牌望成莫及尘。

而在2017年7月7日,雷军宣布2017年第二季度小米手机出货量达2316万台,环比增长70%,创造了小米季度手机出货量的新纪录,这意味着经过两年的调整,小米重新恢复高速增长。“这是小米发展史上意义非凡的重大胜利!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手机公司,销量下滑之后能够成功逆转,除了小米!”

而雷军在发给全员的内部信中也对成功逆转的背后进行了总结:“第一,始终坚持技术创新,以用户为中心推动精细化管理;第二,新零售模式升级,线上线下成功联动;第三,三年投入终见成效,国际业务爆发成长。”

所以,每一个品牌都不会是OV,世界上也没有相同的OV模式,个人认为,每个手机品牌还是应该拥有自己独立的灵魂,不要去刻意模仿谁,当下市场追求的是差异化,要有自己的特点,就像罗子君,虽然丢弃了一个大树,却拥有整个森林。

花兰

气剪批发

cpu散热器

双体保育床货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