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糊化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预糊化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威海卫战役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标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

发布时间:2021-01-07 10:00:44 阅读: 来源:预糊化纤维厂家

威海卫战役: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标志着洋务运动的失败

1894年12月7日,联合舰队司令官和第二军司令官给大本营发出联名电报:“期待的直隶作战,因为天气原因出现诸多困难。目前金州半岛的气温已经降到零下七、八度,人马冻死者不断。直隶地方的寒冷超出了预期估计,现在即使是晴朗天气,结冻的渤海湾和刺骨寒风也不适宜登陆作战。大本营如果希望继续实施作战计划,可以先发兵山东半岛,海陆两军合力夹击北洋水师,全歼清国海上军力乃上策。”伊藤首相不扩大战争的意见和军方作战的实际态势不谋而合,大本营下达侦查威海卫作战条件的命令,同时发布了进攻山东半岛的军事动员令。

清军在山东半岛防御

清日两国开战初期,山东省驻在的清军兵力,步兵约40营、骑兵8营、水雷营2营。具体配属,威海卫附近,绥字军4营、巩字军4营、水雷营2营;刘公岛北洋护卫军2营;芝罘嵩武军4营;登州嵩武军1营,登营练军2营;胶州湾附近嵩武军5营、青州驻防步队1营、马队1营;济南地方嵩武军4营,济字前营1营、泰靖营2营、靖健营2营、抚济营马队1营、武定附近精健营1营;衮州地方济字营2营、刑字营1营、精健营马队1营,衮州所在马队1营、济字营1营;曹州地方山东步队练军3营、济字营马队1营、松字营马队1营;沂州附近新健营马队1营。山东巡抚福润为加强防卫向朝廷请求,又获得4个炮兵营、大炮36门的编制。威海卫军港的防卫由统领道员戴宗骞负责,率4个营防守北岸;总兵刘超佩率巩字军4个营守卫南岸;总兵张文宣率2个营担任军港防务守护刘公岛。上述各建制均直属北洋大臣李鸿章指挥。

1894年7月,朝鲜战事爆发,提督叶志超请求援军时,李鸿章欲抽调威海卫绥、巩两军1,000人步队增援,被威海卫陆军统领戴宗骞拒绝。为加强威海卫防务,巡抚福润向朝廷征得募兵许可,征募新兵步队4营,并在沿海十余州县张榜檄文,组织渔民团警备海岸。9月平壤陷落、黄海海战战败,清国对山东防区的防卫兼顾不暇,把准备驻屯威海卫的湖南巡抚吴大澂率领的4个湘军营调往山海关。9月下旬,福润的后任李秉衡受命率曹州地方步队4营、马队2营驻防天津。11月中旬,驻防威海卫的绥、巩两军听说鸭绿江、金州陆续失陷的消息,斗志沮丧、军纪混乱。绥字军三营兵勇,因军饷和给养问题引发骚乱险些酿成军变。戴宗骞唯恐闹事波及其他军营,千方百计调来军饷,先期支付军粮军饷,同时制定悬赏规则安抚兵心,把事件平息了下去。12月7日李鸿章电报,要求威海卫诸将构筑御敌工事,请求军务处调集湖北的凯字军增援。由于清军连败的消息传遍山东各地,李秉衡募集新兵的工作遇到困难,自愿应募者非常少。戴宗骞在军港北岸、柏顶炮台、田村附近增添20门大炮加强防御力量,而荣城方面的防御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日本军舰连日来进入荣城湾龙睡澳一带侦查登陆地点,暴露了日军登陆作战的企图。李秉衡命令济字右营、靖健前营、泰靖左营、河成左营在荣城和里岛一带布防,防止日军在该地点登陆。

日军在山东半岛攻势

12月16日,大本营任命大山第二军司令官为山东战区长官,广岛待命的第二师团和警备九州的第六师团的半个师团编入第二军,担任威海卫作战任务。联合舰队司令官负责护送第二军兵团登陆和摧毁清国舰队。为了保证舰船的作战效能,舰底部必须定期去除贝壳等杂物,换漆维修。伊东司令官决定联合舰队诸舰一面监视清国舰队,一面轮换返回国内船坞维修作业,同时抢修遭到清军破坏漏水的旅顺港船坞,命令舰队必须在12月末完成战斗集结准备。12月22日至26日,陆军和海军各派遣将校参谋团,乘“高千穗”舰进入荣城湾的龙睡澳周边,侦查测量登陆地形,调查作战条件。结果发现登陆地龙睡澳不同于花园口,无法通行车辆,请求大本营征用军夫,并增添大量登陆物资。根据山东半岛的地形,陆军参谋建议增加两个9厘米臼炮中队。28日侦查探知,山东省全域驻屯的清军兵力增加到54营17,195人,其中威海卫和刘公岛10营、周边8营,合计7,711人。芝罘防御兵力5营2,524人,而且山东各地的清军仍然继续向威海卫一线集结。

1895年1月16日,日军第二师团和第六师团陆续抵达旅顺半岛,山东半岛作战部队的征前准备就绪。输送第二、第六师团前往威海卫,由44艘舰船分三次完成。16日,联合舰队派遣“八重山”、“爱宕”、“摩耶”、“磐城”舰,搭乘海军陆战队和第一野战电信队,于凌晨4时提前进入龙睡澳湾内,换乘3艘小艇登岸执行侦察敌情和切断清军电报线的任务。6时40分,小分队到达落凤岗村西北约400米湾头,突然遭到陆上数队清军的射击,小分队立即施放撤退信号弹紧急退回舰上。日舰向清军阵地开炮,清军兵勇三三两两从阵地脱逃。陆战队再次登陆落凤岗村,清军稍作抵抗便丢弃阵地向玉皇庙方向逃去,附近友军见落凤岗村的守军败退也弃阵而逃。7时许,海军陆战队占领了落凤岗村,电信队占领了成山角灯台和电信局。8时,输送船队陆续驶入龙睡澳湾,联合舰队在湾外警戒,陆军开始登陆作业。上午9时,威海卫下起大雪,道路被雪覆盖。傍晚时分,强风席卷雪花,直到晚上9时左右部队才到达荣城。26日,主力部队按原定方案分三次海上输送,完成了荣城湾的登陆计划。

威海卫陆战

1月25日,第二军司令官上陆进入荣城县,26日下达进攻威海卫的命令。但雪地行军,部队行动缓慢,辎重运输尤为困难重重。次日黎明,北阜和孟家庄附近高地的清军炮兵,向占领牙格庄的日军前卫部队猛烈炮击。日军二大队反击,清军一时向西面退却。午后,清军大部队袭来,倚仗猛烈炮火支援,步兵1,200人挥舞大旗在锣鼓声的壮势下,向北阜十家河日军阵地杀去。另约300步兵进攻孟家庄至福禄庄之间的高地,又数百步兵向孟家庄北侧高地迂回。此时天降大雪,清日双方展开了激烈的阵地枪炮战。进攻的清兵在雪地里身影暴露无法隐藏,有助日军照准射击,迫使清军退却。28日,日军向前推进,左纵队和右纵队分别占领鲍家村、江家口,后续增援大队也相继到达。29日,日军侦查报告,清军在温泉汤西北高地和百尺崖西南高地设有布防。30日上午7时,日军右翼部队向杨峰岭炮台炮击,大寺少将左翼部队进攻清军摩天岭炮台,遭到清军炮台重炮反击,炮弹在双方阵地隆隆爆炸。可是清军大炮的弹着点大部越过日军序列落在后方,伤敌率微乎其微。8时25分,左翼部队向摩天岭炮台和西方堡垒发起冲锋,清兵奋力射击抵抗,港内清军炮舰和日岛炮台也集中火力猛烈轰击。日军进攻受挫折,士兵死伤数上升,大寺少将被清舰弹片命中负伤,2月9日不治而死。日军工兵冒死冲入炮台近前,用炸药炸开炮台一角突入炮台,清军阵营大乱,兵勇纷纷向杨峰岭炮台方向逃去。8时30分,日军占领摩天岭炮台,9时30分,占领鹿角嘴和龙庙嘴炮台。日军炮兵用缴获清军炮台的大炮轰击杨峰岭炮台,炮台火药库被命中发生大爆炸,守兵顿时大乱,向凤林集北方海岸逃走。日军追赶清溃逃兵,北洋战舰急速驶近岸边炮击日军追兵,迫其退回凤林集。12时20分,日军右翼部队先后占领杨峰岭、赵北嘴炮台和巩军右营。左纵队与虎山北高地清军交战,占领了凤林集东南一线阵地和南岸堡垒群阵地,当日战斗中日军阵亡25人。

清军南岸堡垒群阵地,正面配备重炮4门、轻炮28门、步兵4营;侧翼凤林集东南一线高地的南北虎口和虎山,配置步兵4营、野炮3门、山炮10门。在海岸炮台、日岛炮台、刘公岛炮台、北洋战舰的炮火轰击下,清军给日军造成较大伤亡。清军虽然占有优势地形,可是兵勇御敌胆怯,斗志低下,终于不敌日军攻势。清兵丢弃南岸附近堡垒群阵地逃走,日军趁势占领了保卫北洋军港的南岸防御阵地。南岸攻坚战,日军战死54人、负伤152人。清军死伤确切数字不明,第六师团清理战场时,埋葬清兵尸体740具,其他部队清理数不详。消耗榴弹245发、榴霰弹1,074发,步枪子弹84,483发。缴获清军装备,山炮13门、南岸堡垒群阵地和大量遗弃的枪支弹药。

清军南岸防线阵地的丢失给北洋水师带来极大威胁,清舰完全暴露在被日军占领的炮台阵地射程之内。清军日岛、刘公岛、北岸诸炮台进入最高警戒状态,一旦日军部队靠近海面立即炮击。30日晚8时,大山第二司令官下达攻击准备命令,第二师团前卫于31日上午8时从宋家洼出发,在长峰寨西方高地附近击退了清军守军。31日夜,司令官下达翌日向羊亭集和曲家河进军的命令,2月1日,羊亭集附近日军与孙家滩至港南村一线清军交火,清军6门大炮轰击日军,陷阵的日军9人战死。日兵冒死接近清军阵地,大炮失去了攻击力,清军见突至近前的日军,立即退出阵地向芝罘方向遁逃,羊亭集被日军占领。

2日凌晨2时,第二师团从羊亭集出发,奇袭威海卫,到达田村东北高地清军堡垒群时,清军已经弃阵逃跑,空无一人,9时30分,日军在无任何抵抗下进入了威海卫重镇。威海卫的失陷使清军舰队一侧完全暴露在日军攻击的视野之下,深处危机的清舰频频接近岸边,用舰炮阻击日军占领威海卫城。10时30分,前卫司令官贞爱亲王命令向北面纵深方向移动,占领北岸全部炮台,扫清护卫清舰队的所有陆上障碍。1时50分,日军从黄家沟北海岸迂回至北岸诸炮台附近,发现炮台清军已经逃走不知去向,日军占领神道口新兵营、九峰顶炮台、遥瞭墩炮台。晚8时,日军又攻取北山嘴炮台、柏顶炮台。至此,威海卫陆岸防线彻底崩溃。

1月20日清晨,驻防威海卫的清军报告,日军在荣城湾大举登陆,已经占领了成山角灯台和电报局。朝廷此时才恍然大悟,后悔无谋抽调兵力北上忽略了山东防务。朝廷下令遣清江驻军李占春15营、徐州陈凤楼5营、沂州丁槐5营急速赶往威海卫救援。24日,丁汝昌视察南北炮台防务,发现日岛炮台甚至没有配置指挥官,海岸炮台守军只有重炮没有配备枪支,敌陆军若进攻炮台根本无法自卫防身。一旦炮台落入敌手,大炮就会变成敌军攻击北洋舰队的武器。丁汝昌与刘超佩商议,先把龙庙嘴炮台大炮的闭锁器卸下隐藏起来,即使日军夺取炮台也无法利用这些大炮。陆军总指挥官戴宗骞得知此事勃然大怒,25日命令将闭锁器恢复炮身,同时给李鸿章发电报,状告丁汝昌无根无据擅自行事,要求今后陆地上的防御,北洋水师一律不得干涉。26日,桥头集陆续集结的清军达14营,与不断登陆增强的日军形成对垒态势。驻扎在酒馆集驻在的孙万林率三个营向桥头集进发,绥军刘树德率三个营侧援,南岸堡垒群守卫巩军三个营沿荣城海岸北路后进,驻守芝罘的总兵孙金彪率嵩武军的福字营、东字营前往宁海方向阻击登岸之敌。孙万林组织大队向日军发动两次进攻,每次前面的兵勇被击退,后面大队就即刻溃散,无奈大队只能返回防御阵地。27日,孙万林得知刘树德前夜遁退温泉汤,阎得胜部也退往草庙集,陷入孤立的孙万林战意顿失,率队撤离阵地而去。30日,日军南北两路夹击南岸堡垒阵地,戴宗骞、李秉衡弱气抗敌,龙庙嘴、鹿角嘴炮台相继失陷,戴、李二人逃往北岸炮台。结果丁汝昌担心的事情最终发生,炮台阵地的一些大炮闭锁器因来不及拆卸藏匿,成为日军毁灭北洋水师的利器。

港湾攻坚战

威海卫失陷,日军占领了港湾周边炮台。北洋舰队尽管冒险接近岸边,用舰炮攻击日军支援陆军作战,可是保卫舰队的防军丢下北洋舰队纷纷向芝罘方面遁逃。日军威海卫陆地作战的同时,联合舰队的舰炮火力猛烈轰击清军南岸炮台阵地支援地面攻势,战舰在港外配置围堵阵势,防止清舰夺路逃走。联合舰队担心北洋舰队一旦逃走与南洋舰队会合,仍将会成为日本舰队的心腹大患。2月1日,天气恶化,暴风雨和冰雪使甲板和大炮结冰,战舰失去了正常的战斗机能。2日,天气恢复平静,战舰稍微接近港湾就会立即遭到清军舰队、日岛、刘公岛炮台的猛烈轰击。大山司令官决定用缴获的清军炮台大炮攻击清舰,但是许多炮械在清军逃跑时被破坏,大山请求海军派炮械师急速前来,协助修复炮具。

2月3日晨,伊东司令官率领联合舰队进入威海卫军港东口附近,被设置在湾外的钢索栅栏挡住通路。栅栏为方柱或圆柱,每根长3.6米,直径30厘米,柱和柱之间用三根钢索连接,漂浮在海面,每十根栅栏系在一挺锚链上,深入海底。4日,伊东司令官下令夜袭湾内北洋舰队,命令鱼雷艇队潜入湾内攻击清舰。第一鱼雷艇队6艘、第二队6艘、第三队3艘参加作战。5日凌晨3时20分,两队鱼雷艇趁月光从被风浪破坏的钢索栅栏缝隙中通过,其中3艘艇在港外受阻,通过失败。进入湾内的鱼雷艇被清军发现,立刻遭到猛烈炮击,致使2艇负伤,第三鱼雷艇队在猛烈炮火阻击下冲入湾内,寻找停泊在湾内的清国军舰。混乱中9号艇单独冒进,只身陷入清舰群中也不知晓,猛然间在200米前方出现两条巨舰,艇长即刻命令发射鱼雷2枚。暴露在探照灯下的9号艇的气罐被清军炮火命中负伤沉没,同时8号艇、14号艇触礁搁浅,艇员被救助撤退。夜袭战中22号艇发射鱼雷3枚、5号艇发射鱼雷2枚、10号艇发射鱼雷1枚。翌日清晨,日军在陆上观测到“定远”舰中部大破仍然浮在海面,午后,定远旗舰在浅滩搁浅,舰身已经进水倾斜,确认了前夜鱼雷艇夜袭的战果。6日凌晨4时,伊东司令官再次下达鱼雷艇袭击湾内清舰的命令,海面清军探照灯交叉照射,偶尔发射冷炮警戒日舰偷袭。紧张情势中,23号鱼雷艇贸然撞向漂浮的木柱,无意中竟跳过浮材。随后小鹰号、13号、11号艇也照样越过栅栏潜入湾内,4艘鱼雷艇摆出攻击队形向清舰冲去。在接近清舰400米时被清军发现,立刻受到清军各方向炮火的猛烈攻击。日舰立即向清舰发射鱼雷,23号艇发射2枚、小鹰号发射3枚、11号艇发射2枚,然后迅速从湾内退出返回阴山口。清晨,日军侦查报告,北洋舰队来远、威远、水雷敷设艇共三舰被鱼雷击沉,判明夜间袭击取得成功。

2月7日,联合舰队派遣的炮械技师修复了赵北嘴、谢家所炮台的重炮。上午7时30分,日军陆上和海上同时向清军发动总攻击。联合舰队23艘军舰一齐向日岛和刘公岛炮台轰击,守军大炮和弹药库被弹爆炸。数日来一直威胁日军的独立于湾中的日岛炮台,在群炮攻击下沉默。炮击战中清军9艘鱼雷艇突然从港湾西口鱼贯而出,在“吉野”等舰追击围堵下多数搁浅被俘,只有一艘成功逃走,北洋舰队鱼雷艇全部被歼。8日,联合舰队炮击刘公岛东南端炮台,鹿角嘴炮台炮击刘公岛西北端炮台,南岸诸炮台一齐向刘公岛湾内开炮。北洋水师战舰在湾内四处躲避,被动挨打全无招架之力,9时30分,靖远舰中弹沉没。10日,军司令部收到最新情报,李鸿章部下张将军率军6,000正在赶往威海卫,山东巡抚李将军率领步兵10,000、骑兵3,000、炮16门正在接近威海卫。伊东司令官命令,炮击攻势昼夜不得间断,不给清军以喘息之机。日军强大攻势下,迫使海陆清军士气完全丧失,内部上下发生严重的降敌骚动。

2月12日,清国水师派遣代表程璧光前往日舰交涉投降事宜,当夜水师提督丁汝昌、定远舰管带刘步蟾、刘公岛陆兵指挥官张文宣先后自杀。13日、14日,两军代表继续谈判达成降服协议。17日,联合舰队伊东司令长官和清国威海卫道台牛昶昞在《降服规约书》上签字落印,清日双方即日履行交接降舰和港口规约。日军经由陆路释放清军降兵3,000名,经由海陆释放降兵千余人,其中包括清国海军将校和雇用外国人等。至此威海卫保卫战落下帷幕。

此役,日军从侧后登陆,成功地对威海卫实施水陆夹击。清军由于兵力单薄,陆海军缺乏协同,北洋舰队困守港内,终遭全歼。

江苏癫痫医院

新疆肝病医院

广州牛皮癣医院

贵州肿瘤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