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糊化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预糊化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梦中的乡间小路

发布时间:2019-06-25 14:07:27 阅读: 来源:预糊化纤维厂家


梦中的乡间小路

1968年,我十九岁。

那年冬天,为了给祖父迁坟,我陪同六十八岁的祖母从上海去盐城。

头天下午三点钟,我们在上海大达码头坐上“东方红号”大轮船,第二天清晨五点钟到达高岗码头。

在高岗换乘那种有客舱的小轮船,当天下午三点多到了建湖。

在建湖又换乘那种用柴油抽水机抽水、再向后面喷水做动力的水泥运客船,直到晚上七点多钟,才到了冈西西吉庄。

我那时年轻,体质好,又是第一次来盐城,心里满满的新鲜劲,所以一路上也感觉不到旅途的劳累。但是接下来从西吉庄到老家生产队的十几里的乡间小路夜行,却让我受够了罪。

那时,乡下没有公路、没有路灯,只能凭着天际点点星光、远处隐隐约约农家灯火,在田埂上摸索前行。

幸亏前来庄子上接我们的大舅,带来了一盏马灯、一根小扁担,他提着马灯、挑着我们的行李走在最前面,一边带着路,一边不停地提醒:“当心,脚下有水塘”、“当心,前面跨缺口”……

可怜我眼睛近视,又从来没走过这田埂小路,一路上踉踉跄跄,心里胆胆惑惑、头上直冒热汗、里面衣服都湿透了。

到了庄子后面,是一条十几米宽的河,河上用几块木板并排扎成小桥,桥面只有五十公分宽。

大舅先把行李挑过了桥、放下,又转身回来,一只手提着马灯,一只手拉住我的手,让我和他一样、侧着身子前行。

冬夜寒气重,又刚下过小雨,桥面直打滑,我在大舅的掺扶下、战战兢兢地过了桥。

大舅正准备过去掺我祖母过桥,就听到她大声叫到:“大舅,你不用过来,我自己能过去。”

就看到祖母在桥头跪了下来,先对着冥冥夜空双手合十、祷告、磕头,然后趴在桥上,手脚并用,慢慢地、慢慢地爬着过了桥……

泪水,一下子从我眼里涌了出来——说不清是为我方才的胆怯、还是为祖母的虔诚!

第一次去盐城,遇到一位少年好友,和他的交往点滴,总让我记忆犹新。

祖母因为上海有事,在老家待了几天后,就先回上海了。

那时正是文革期间,学校也不上课了,我反正回去也没有什么事情,在老家冈西公社待了半个月后,四舅带了口信来,让大舅送我去他那里玩玩。

那时,四舅南京大学毕业后,和南京师范大学毕业的四舅妈新婚不久,夫妇俩在沙庄公社工作。

年轻时的四舅英俊潇洒,和当时放映的电影《年轻的一代》中肖继业的扮演者、电影明星达式常十分相象。

四舅和四舅妈见我来了,非常高兴。以前没有见过面的四舅妈看到我,第一句话就说:“真是嫡亲的外甥啊,和你四舅长得一模一样!”

晚上休息时,因为四舅他们来沙庄公社工作不久,住的是一间草房。房间不大,里面也就放了一张大床。

四舅让在公社做通讯员的小虎,领我去他的住处,和他同铺。

小虎姓王,属虎,大名就叫王小虎,他比我小一岁,眉清目秀、一笑露出一颗小虎牙,一个很憨厚的小伙。

小虎热情地从公社食堂里,给我打来了热水,让我洗脸、洗脚;怕我冷,还在被子里面放了两个灌了热水的玻璃瓶子。

他告诉我,这是给病人打吊针用过的瓶子,瓶口用橡皮盖子塞得紧紧的,一点也不会漏水,这是他跟公社卫生院要来的。

那一夜,我睡得很香、很暖和。

第二天中午,四舅指着饭桌上一大碗香气四溢的红烧小杂鱼说:“这是小虎特地在稻田沟渠里抓来、请食堂大师傅烧好,送给你吃的。”

在沙庄公社待了一个星期,我回上海了。临行那天,小虎送我到轮船码头,送给我一个布口袋,里面装得满满的小鱼干子。小虎告诉我:这是他以前没事时在河里抓的小鱼,吃不完就晒成了鱼干子。他让我带到上海,给家里人尝尝。

1969年春节前,小虎来过一次上海,在我家过的年。他告诉我:准备回去后就报名当兵了。

当年冬天,小虎参军的愿望实现了。

1970年,我报名去了江西插队落户,离开了上海。

我和小虎一直保持着通信联系。他来信告知我军营中的趣闻;还告诉我,由于表现突出,他入了党,当了班长、排长……

但不知为何,我在江西时给他去信,总不见他的回信。我们也就失去了联系。

后来,我从亲戚口中打听到:在一次军事演习中,出了意外,王小虎为了掩护战友的生命安全,壮烈地牺牲了!

我心里顿时空落落的、泪水滴落到嘴边……

以后很长的岁月,在我的梦里,总会闪现出老家的乡间小路、少年好友王小虎……

梦中的乡间小路

(图片来自网络。向原摄影者致谢!)


宜昌建筑业资质代办

代办各类建筑资质价格

银川建筑资质办理

代办三级建筑施工资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