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糊化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预糊化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杀猪过年

发布时间:2019-06-25 09:55:34 阅读: 来源:预糊化纤维厂家

临近春节,有一天路过菜市,看见一排排摊位的猪肉很是壮观亮眼,忽然触景生情,想起小时候观看杀猪的事来,便觉得很亲切。一时心潮来血,便想重温我18岁离开家乡之前见到的杀猪场景和品尝自己灌注的猪血肠。于是便于年二九赶回老家,跟邻居购买了他家自养的一头生态土猪,叫上几个宗族兄弟,重演了一回杀猪的场景。

本来应该描写一下杀猪的场面和过程,但由于当下提倡生态平衡和人道文明,加上许多人没有见过“屠宰”场面,怕写出来吓坏了看官,引起某些读者产生不适心理,我还是省略了吧。但对于其中的一位屠夫师傅却不得不提写一笔。这屠夫老哥也不是专业屠夫,只是由于他热心帮人,年轻时身体健壮,力大如牛,爱好操刀杀猪,技术便胜人一筹,久而久之,村里哪家要宰猪,便习惯性地邀他做主刀。年二十九那天,在老宅院子里,几个后生仔帮忙把猪架到长条凳上,便按照习惯做法,三四个人各分其责,摁住猪的前后腿,可这位六十三四岁的老哥吼叫着让他们放手,说他一个人就行。但见他双腿张开,稳稳坐在长条凳上,两脚如钉子一般粘着水泥地板,双手则死死抱住近两百斤的肥猪,镇定自如,稳如磐石。无论大猪如何挣扎,也不能从他箍紧的手中挣脱。原以为这一过程必然经过一番反复较量的,结果出乎意料的快捷,三下五去二便结束了战斗。这倒也减轻了猪的痛苦,也算文明人道吧。而后,在老哥的指挥下,烫水刮毛、开膛剖肚、骨肉分解便一气呵成。其手法犹如庖丁解牛。

我这次回家杀猪当然不是拿去卖的,其目的除了重温四十年前的记忆,也想借此机会报答在我小时候给过我家无私帮助的众乡亲。于是宰猪任务完成后,我便请上现在还留在老家的叔伯兄弟侄子侄女们,聚到老宅院,一起享用香喷喷的炒猪内脏和猪头肉。猪肉呢,则分成十几分,用食品袋装好,待众亲戚酒足饭饱之后,便让每户提上一袋捎回家去,或用于包粽子,或留做过年的菜肴。做这一切图的只是一种和谐和睦的氛围,感受久违的亲情和乡情。

其实,现还在农村居住的乡亲们,对于猪肉的向往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强烈。我从他们的吃相便明显感觉到,他们不再像我小时候记忆的那样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而是不慌不忙地一边饮酒一边品尝,与城里人没有什么两样。这种改变应该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吧,自从把田地分给各户自主耕种后,乡亲们便告别了饥饿日子。到了今天,已经楼房林立;摩托车、电动车、小汽车都已风驰电掣在乡村平整的水泥路面上,何况吃穿呢。在我记忆里,像今天这样味道鲜美的炒猪内脏好菜,以前根本不够解馋,而且还嫌碗里的肉不够肥厚,无法安抚寡淡的肚子。可今天,望着还剩下一半美味佳肴,我在感慨之余脑子便翻腾起饥饿年代的一幕幕。

杀猪过年并不是家乡的习俗。这是因为在旧社会和旧时代,农民贫苦不堪,艰难度日,过年根本没有生猪可以宰杀。旧社会的事,我这个生在新社会长在旧时代的人当然不懂,这都是在反复的“忆苦思甜”中留下的记忆。而在旧时代我确是尝尽苦头,留在深处的记忆犹如疤痕无法抹平。那会儿,农村是城市的供养基地,上头给农民规定的政策是“购一留一”,通俗地说就是一个家庭养两头猪,只有将一头猪卖给国家完成任务后,才能宰杀另一头拿到市场去卖。而在物资紧缺的年代里,同时养两头猪几乎不可能,只能养大一头完成交售国家的任务后,才有钱购买猪崽来饲养,等猪养到一百二十斤左右能宰杀时,那时年已经过了。因此,杀猪过年的习俗自然无法形成。但由于各户养猪的时间不同,便有了在一年之中都分别有人家杀猪的机会。因此,杀猪的记忆便积累在脑子的沟回永远抹不去了。

我家自己杀猪拿去卖的事很多次,但有一次给我的记忆最深刻,最痛苦,至今回忆起来心里仍隐隐作痛。

那是我上到小学高年级的时候,妈妈认为我应该能帮她的忙了,便叫我踩着自行车跟一个二十几岁的堂哥去卖自家宰杀的猪肉。我们登着自行车,来到离家5华里的寺圩(一个乡村小集市)摆卖。这是我第一次在街头“亮相”。当堂哥把肉摆上摊位后,便叫我坐在旁边帮着收钱,我却羞答答地不敢头,害怕被同学或老师瞧见。我钱也不会算,堂哥无奈地摇摇头。更令我难堪的是,肉摆在摊位上一个上午竟没买出一两。走过的人、问价的人零零星星有几个,可是问价之后便依依不舍地走开了。那时候谁的口袋里都是瘪的。我忍着害羞和饥饿苦苦熬着。下午,堂哥又带着我转到东风农场的圩上,可是猪肉依然无人问津。眼看快天黑了,猪肉在不断缩水、变色。怎么办?我难受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也无能为力。正在焦急万分之际,走来一位年纪与堂哥相仿的人。从他与堂哥的对话中,我知道他在农场的职工饭堂里做采购,而且与堂哥相熟。堂哥便央求他帮忙处理。那位大哥面露难色,在堂哥的一再要求下,他不停地拿眼睛瞅我。他犹豫许久最终还是答应了,可是他也只能按折扣价购买,本来9毛钱一斤的价,现在只能5毛价了。现在想起来,他这是可怜我而勉为其难的。我当时并不理解这种折扣价意味着什么,见有人收购便一扫阴霾,闷闷不乐了一天的心情总算有了一丝轻松。当时我想,总算没有把猪肉又带回家里。如果那样,不知妈妈伤心到什么程度。在当时,我把这位大哥当成了救星,至今仍怀感激之情。

拔苗助长,焉能谷粒饱满?四季渐进,才有春种秋收。

(2018年2月17日,定稿于南宁南湖畔)

搜索

复制

幕墙二级资质多少钱

武汉建筑业资质代办

市政公用三级资质代办